莫扎特之旅

www.mt77.com

您所在的位置-莫扎特之旅-最新文章

萨列里——莫扎特的“谋杀者”
Salieri As A Murder
吕晨

2006-10-11

 
   在迄今我们已发现的莫扎特书信的最后一封里,他告诉在巴登的妻子:“我为意大利作曲家萨列里和歌手卡瓦列里夫人雇了马车,送他们前往《魔笛》演出的包厢……萨列里给予了歌剧极高的评价,从序曲开始,到最后的合唱,没有一曲不激起他高呼bravo!(太好了)或bello!(太棒了!),他们对我的邀请表示感激不尽。“可没过两个月,莫扎特就死了。布拉格的一份《音乐周刊》当周就对此进行了报道,并提到莫扎特尸体肿大可能是被他人下毒所致!嫌疑逐渐聚焦在萨列里身上,他可是莫扎特在维也纳音乐圈里长达十年的宿敌,尽管他刚刚高调称赞过莫扎特的音乐。萨列里临终前,也还报道谣传说他借助毒药作为和莫扎特竞争的武器,晚年不但坦承了自己的罪行,还甚为自责,并试图自杀过。
    莫扎特被萨列里下毒谋杀的谣言一度在医学界、音乐界、文学界及历史学界众多领域引发过激烈的争议,事件至今仍未推动它神秘的活力,国内外的作家、学者们仍就莫扎特的英年早逝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发表的观点也大相径庭,大家跃跃欲试,争解这个经典的历史之迷。事实上,当时除了莫扎特的妻子,可能没有任何组织或个人清楚他的真正的死因。
    即使现在,很多读者也很难把自己置之于这种偏见之外不去相信。况且是在十八世纪,“枪支被获得使用之前,毒药被作为非常普遍的武器,而且它巧妙的用法众所周知。”根据十八世纪的经验和医学证据不能排除莫扎特被下毒的可能性,但是又很难确定凶手的身份以及他谋杀的合适的动机。萨列里一直都被视作谋杀莫扎特这个让人不愉快的角色的第一候选人。可在那个时期,萨列里已经被推崇为维也纳的意大利歌剧复兴的俯视和相当重要的作曲教育大师,数数他那些伟大的学生吧,他们是贝多芬,舒伯特,胡梅尔,苏斯迈尔还有梅耶贝尔,所有的学生喜爱并尊敬他,朋友评价他慷慨、热情、心肠好。相信他必有一套自己的处世之道,不然怎会与最难相处的贝多芬建立亲密的私交呢?所以他似乎并不适合凶手这个角色。
除了莫扎特,其他人和有幸运地没有在意大利歌剧的创作上与萨列里构成相互威胁的局面。但在某些方面萨列里的确是莫扎特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他由于得到约瑟夫二世的偏爱,成为宫廷御用的音乐家。莫扎特一点也不怀疑,凭着萨列里的巨大影响力,可以轻松地破坏皇帝对《后宫诱逃》的评价以及阻挠《费加罗婚礼》的排练和上演(很不幸,萨列里没有得手)。而就萨列里本人,也非常享受这种挫败同行事业的快感。莫扎特的搭档兼词作家达·彭特就曾听到过皇帝利奥波德评价萨列里:“我了解他所有的阴谋……他是一个狡猾的利已主义者,只想为他的歌剧和女人而成功……他是所有作曲家、所有歌手、所有意大利人的敌人!”
    尽管如此,莫扎特和萨列里表面上却能够维持恰当而友好的社会关系。莫扎特的葬礼上,除了一些亲友参加,萨列里也在其中,并作出极度痛苦状,给人看上去甚至比莫扎特的妻子还要难过。之后他也亲自教授莫扎特的儿子弗朗兹·泽福尔·沃尔夫冈学习作曲,而且在1807年的进修为小沃尔夫冈写了亲笔推荐信,使他谋到了音乐生涯中的第一份职业。
    我们很难判断是否莫扎特的妻子和家人也相信这种阴谋论,可无论如何康斯坦策总不会把儿子交给他父亲的凶手学习作曲吧!尼森在传记里也记载道:康斯坦策把丈夫的死因归于疾病和过劳的工作,而莫扎特自身的恐惧只是纯粹的想象。他这样报道,无疑事先已经征得了康斯坦策的允许。尽管如此,那些坚信莫扎特被毒的人们仍然不知疲倦地传播他们那充满创意的“福音”。1824年5月23日竟在维也纳贝多芬第九交响曲演出的宣传册上附上了诗配画,画上的萨列里作为莫扎特的敌人站在他的旁边,手里还捧着一杯毒药。为此,萨里的朋友朱塞佩·卡尔帕尼(Giuseppe Garpani)——海顿的第一位传记作家,不惜公开出面为他那被排谤的同胞开脱,捍卫他的清白。古登内尔博士(Dr.Guldener)也认为,莫扎特临终前,很多在他身边的人包括一起会诊的医生,哪怕是下毒的蛛丝马迹,也不会逃出他们的注意。
    对贝多芬来说,对投毒事件发表意见一直是个难题。一边儿是与萨列里的真挚友谊,一边儿又充满了对莫扎特音乐的热爱,但他决不相信自己的老师是凶手。莫扎特去世后,贝多芬还创作了小提琴奏鸣曲(Op.12)题献给萨列里。
为莫扎特撰写传记的大部分作者,对于他被投毒事件或避而不谈,或立刻否认。他的第一位传记作家弗朗茨·尼梅切克对此保持中立的态度,一方面声称是由于缺乏锻炼和疲劳过度导致他最后的死亡,一方面又给下毒的可能性留下了足以引起灾难的空间。在他书的最后结论中写道:“约瑟夫二世之所以对《后宫诱逃》评价刻薄,都怪那些狡猾的意大利人。……莫扎特也有很多敌人,很多不折不扣的在他死后仍然纠缠他的敌人!”这些敌人里面肯定也包括萨列里。
    当然,萨列里的支持者也是乏其人。爱德华·霍尔莫斯(Edward Holmes)第一个站出来为萨列里洗脱罪名,他说因为人们习惯性地把萨列里说成是莫扎特的敌人,自然也会习惯性地给他套上虚有的罪名。奥托·雅恩在他对莫扎特伟大的研究著作里强调怀疑萨列里有罪是卑鄙的不可饶恕的!赫尔曼·阿贝特则认为莫扎特有自己被下毒的幻觉,完全是精神受枣的不正常的心理病态。而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Alfred Einstein)有着更独特的解释:即使萨列里憎恶莫扎特,也是因为人那“缺德的舌头”。
    然而,俄国和德国的一些作者声称有新的发现,这些迹象不仅能够支持谋杀论,同时汇露出政治性的动机,它们在一定程度上对破案设下了障碍。
苏联的音乐理论家伊格尔·波尔扎(Lgnor Boelza)试图从莫扎特葬礼上令人怀疑的气氛里寻找支持谋杀论的有力证据。我们知道葬礼时康斯坦策并不在场,只有包括萨列里在内的少数人出席,当天因为下雨,并没有人随棺至墓园入硷。为了让我一事件呈现出一种恶毒的重要性,伊格尔·波尔扎将它编造成是一个阴谋,说送葬者半途离开以及莫扎特波随便葬在贫民墓园是有计划的行为,为的是掩饰谋杀的痕迹。因为如果维也纳的群众得知莫扎特是被一位宫廷音乐家毒死的,更糟糕的是,这位音乐家还是个外国人的话,将会引发民族主义暴动。
    在德国的作者中产生的说法是莫扎特被共济会所谋杀。共济会谋杀理论在1861年由格奥尔格·弗里德里希·道默提出。据他说莫扎特在《魔笛》中过分强调夜后这个人物(夜后的疆域与共济会神父的世界相反,是一片充满仇恨、巫术、迷信和诱惑的领土)以及在合唱中使用了基督教音乐的做法激怒了共济会,自然变成了共济会整个组织的罪人。而玛蒂尔德·鲁登道夫在此基础之上,声称《魔笛》表面上是一出共济会式的娱乐剧,其实里面充满了莫扎特对共济会阳奉阴违的反动情节,剧中的主人公塔米诺就是莫扎特的化身,他想从共济会的掌控中解救出安托内特(Antoinette, 剧中帕米娜的化身)。另外,莫扎特想要在维也纳建造德国歌剧院的主张遭到共济会的反对,也有可能成为被谋杀的动机,而这种假设跟伊格尔·波尔扎的想象似乎雷同,出发点都是民族冲突。
    鲁登道夫也大胆地设想过这次谋杀是莫扎特的朋友和家人串通的阴谋,萨列里,甚至包括那个送信让莫扎特写《安魂曲》的神秘男子都是无罪的。和波尔扎的怀疑一样:葬礼的寒酸以及奇怪的迹象,并非经济或个人原因,而是共谋者有意的设计。他们慢慢毒死莫扎特,然后收买康斯坦策的姐夫尼森在传记中掩饰他们的罪行,至于康斯坦策给人看来是个完全忠诚的家庭主妇,很容易躲开共谋的嫌疑。
鲁登道夫的解释则渗透着浓重的反犹太义色彩,他猜测共济会主要由犹太人组成,他们的意图就是控制整个德国以确保犹太民族辉煌的明天,再加上莫扎特谋杀案中安插一个犹太人的角色。
    在1967年克尔讷医生的研究版本,医学性的调查已经变成次要的角色,更多运用的是星象学和命理学。他发现在《魔笛》第一版封面的左边,有一幅“赫尔墨斯石柱”的图片,刻在石柱上的内容里蕴涵了莫丘里神的八个寓言。碰巧的是莫丘里(Mercury)正好也是一种毒药的名字。克尔讷认为莫扎特就是被这种毒药害死的,而且知道谋杀实情的人数远比想象的要多。从图解研究再联系到炼金术,克尔讷说在炼金术家的秘密符号里,数字8和灰色代表水星(Mercury)“这不得不让我们再次兴奋地想到了那个让莫扎特情绪恐慌的“灰衣信使”。说道“灰衣信使”,他宁愿相信这个人是共济会派出的给莫扎特下死刑令的密使,而非受什么贵族之托。而共济会谋杀莫扎特的理由又是什么呢?作者提供了两种可能:其一,这完全是仪式性的谋杀,莫扎特被作为供奉共济会神的祭品;其二,莫扎特在《魔笛》中暴露了共济会的秘密而受到的处罚。
    小说家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题目,打萨列里死后至今,他们的创作势头不减。普希金1830年完成了一个短剧《莫扎特和萨列里》。在剧中,莫扎特过人的天赋使萨列里感到自己对音乐一生的投入变得无足轻重,因为嫉妨毒死了莫扎特。但是别于很多莫扎特后来的崇拜者的是,普希金没有将萨列里描绘成一个平庸的俗人,而是客观地强调了他对完美的追求以及懂得如何欣赏天才。萨列里称自己昌“音乐的教士”,艺术对他而言是神圣而严肃的,所以他不能忍受莫扎特灵感丰富,乐思敏捷。在普希金看来,因嫉妨而透毒的事件发生在有教养的名人生活中完全可能,犹如吕利谋杀康贝尔的传说一样,既然萨列里能在台下大噱《唐璜》的演出,那他也极有可能毒死这部歌剧的创作者。
    另一种理论的支持来自萨列里的学生莫舍勒斯,他认为这是有人诬陷,纯属空穴来风,毫无实据。莫舍勒斯曾在萨列里去世前到医院探望过他。据莫舍勒斯记录,萨列里内心倍受折磨,饱含眼泪地辩解自己是清白的。“不能否认萨列里曾中伤和陷害莫扎特以求保身,但他决不是杀人凶手。他对《魔笛》的喜爱很可能是真实的……不然的话,他不会出席莫扎特的葬礼并教他儿子作曲。”
    难道留给我们对萨列城的思考和研究只有这些吗——莫扎特的凶手?况且,萨列里同样受到了残酷、非正常的惩罚。因为谣传,使得他名誉扫地,无法安稳地度过漫长的生命,很多精彩的歌剧和合唱作品无人知晓,仅有少数器乐伤口以唱片的形式被保留下来。要知道,他同样是位足智多谋的能干的的音乐家,即便没有灵活的政治手腕,也没有受尊敬的社会地位,仅以萨列里相当的音乐才能也足以和莫扎特一决高低!
 
这是电影《莫扎特》中的萨列里的扮演者
视频:凤凰大视野寻找莫扎特

重要栏目推荐

·扎特之旅 古典音乐唱片收藏
·古典之旅
·漫之旅

莫扎特年纪念

·代之旅 ·扎特年
·文化长廊 ·莫扎特肖像研究
·我的小提琴 ·莫扎特年随笔
·我的钢琴 ·莫扎特作品
·乐考级 ·维也纳莫札特年
·莫扎特年 ·我的1991
·莫扎特肖像研究 ·莫扎特研究
·莫扎特年随笔 ·莫扎特在格罗夫
·莫扎特论坛  
 
 
 
 
 
 
 
 
 
 

回首页>

            -->>为了抢占网络先机,使您能在网络上捷足先登,本站国际域名业已更换成功,新域名是:http://www.mt77.com,是莫扎特之旅英文(mozart_travel)的缩写加上双7构成,寓意是莫扎特之旅更上一层楼,请密切关注此域名、使用和宣传新域名,为莫扎特名走出音乐沙龙,来到寻常百姓家而贡献一份微薄之力,多谢合作~~!!古典音乐世界,感受艺术人生,增添生活新亮点,给你最大的艺术享受!!浏览本站的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网络实名:-->>莫扎特之旅;通用网址:莫扎特之旅;莫札特之旅;莫札特;MOZART。莫扎特之旅(mozart_travel)是一次温馨浪漫的旅行,我们诚邀您的加盟和参与!<<--

如有任何的问题,请来信站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莫扎特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