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莫扎特之旅-音乐随笔

莫扎特之旅古典之旅浪漫之旅文化交流斗转星移音乐比赛我的小提琴我的收藏我爱读书电子杂志滚动新闻 报刊文摘
关于《弦裂》的德国书简四章
 
田润德
 
 
 
 
 

 
 
 
 
     
 

   为了更好的读懂德国柏林爱乐乐团首席小提琴赫尔穆特.斯特恩先生撰写、李士勋先生翻译的传记文学《弦裂》,前前后后我仔细读了三遍,其中查资料又不知读了多少遍,因为本书与我有着千丝万缕恩的联系,所以读起来总是津津有味乐不思蜀。后来写下了《我看<弦裂>》一文,首先发表在我的网站莫扎特之旅中,然后发表在古典音乐网上,由于这篇文章图文并茂、写出了真情实感,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 今天又捧起了《弦裂》不是因为突发奇想,而是接到了李士勋先生来自德国的书简。

对于《弦裂》本来以为自己读懂了,今天接到了来自德国的《弦裂》翻译者李士勋先生的来信才恍然大悟。前几天我正忙于更新网站,不经意中在AUTLOOK中的莫扎特之旅反馈信息信箱中发现了一封李士勋先生的信, 因为李士勋先生是德文版的《弦裂》的翻译, 看过《弦裂》的人 都对斯特恩的世界之旅、对卡拉杨的是是非非和书中描绘的德国柏林、中国满洲的哈尔滨、美国和以色列等的风土人情和人文风貌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李士勋先 生翻译的独到准确,他可以称得上德文翻译大师了, 特别是他一丝不苟--对疑问和谬误能会毫不隐讳地指出来的学者风范很值得我们学习,这无疑更有利于信息指示的传播交流和提高。接到他信对我无疑是相当重要的。这是一封别样的信件,一看就知它并不是 普通的信件,而是关于《弦裂》一书的说明和置疑一样的文章,下面就是书简的原文和我的复信。

一、李士勋先生给我的第一封信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

译者 李士勋

    《弦裂》,本意“琴弦断裂”。中国有句成语:“弦紧必裂”。作者曾在哈尔滨为人拉小提琴,寒冬腊月,不仅手指被冻僵,琴弦也曾被冻裂。在本书中,这个词还有另外两层意思:一、可理解为生命如琴弦,人生中有难以承受的艰难困苦、生离死别,有时候也会达到断裂的边缘或者断裂。大难不死,遇难成祥,犹如断裂的琴弦重新接上。二、“弦裂”的原文是Saitensprung,它的谐音在德语里引人注目,使人立刻联想到同样发音的另一个词汇Seitensprung,意思是“外遇”。但是,这种语言上的雷同情况在译文中无法传达,只能在这里加以说明。

 可惜,这段注释在出版社编排付印时不慎被删除了。但是台湾出的版本中没有删去。

我发现读者在读这本书的过程中对这个名称的理解还是有些不同,所以把以上注释发给你们,以供参考。

 另外,由于翻译这本书时在德国资料缺乏,时间也仓促,书中难免有些缺点,有些人名和地名不够准确,也有的地方因为疏忽,留下重要的谬误。这里我先纠正两个地方:

1  “在满洲里幸存下来”——这儿的“满洲里”应为“满洲”。不是另一处指的边境城市“满洲里”。

2  嫩江,应为“雅鲁河”,因为原文里的拼音“Yalu-Fluss”很容易翻译成“鸭绿江”。但我从地图上查不到穿过扎兰屯的那条小河的名称,只能看到嫩江。后来才知道叫“雅鲁河”,是嫩江的一条支流,汇入嫩江。这至少没有犯严重的地理上的错误。请扎兰屯的人民原谅。

二○○四年七月十四日星期三

 看到您的文章很高兴。前天我还见到斯特恩。您可以把您的感受直接告诉他,他会很高兴的。

20040715

----- Original Message -----

我对第一封信的回复:

From: tianyin

To: 李士勋

Sent: Thursday, July 15, 2004 4:26 AM

Subject: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的回复

 

李士勋先生你好!来信收悉十分激动!无法形容我现在的心情,因为远隔重洋,在异国的作家和翻译都能看到我的文章并给我提出如此宝贵的意见和建议真使我十分荣幸。

我的文章我的网站上公之于众后,收到很多来信,特别是黑龙江报星期五书谭编辑蔡东民先生来信邀稿,一篇经过删节的文章《我看弦裂》于20040220在黑龙江报星期五周刊上的星期五书谭上与广大读者见面,收到很多音乐爱好者的反馈信息。我的网站和我的友好链接网站古典音乐网上我的文集中也收录了我原版的《我看弦裂》一文,后来黑龙江经济报记者崔冰邀稿,我又从不同角度写了一篇《我的斯特恩情结》一文,后由总编改为《睹物思人》发表在20030303黑龙江经济报上,以后的所有的关于哈尔滨文化名城的文章和关于犹太文化的文章中我总是念念不忘斯特恩先生,今天收到您的来信并说您经常能见到斯特恩先生,请首先代我向音乐界斯特恩老前辈问好,他老人家可能已经70多岁了吧,身体一定很硬朗,还是那么兼谈那么开朗吧?我非常想念斯特恩先生,他的情况如何?请转达我的敬意!!

我的文章中曾提到阿纳托里.耶里斯尼亚科夫,这个人曾是我在哈师大音乐系是的钢琴伴奏老师,所以我在这篇文章中也介绍了这个人,象这样的斯特恩和阿纳托里.耶里斯尼亚科夫等这样的外籍老师我见到的很多,因为我的求学期正值中国改革开放初期,这时候后很多的外事交流机会,我都是非常珍惜的,这期间唯独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斯特恩大师的访华演出,因为我不仅是听众而且又是参与者,特别是在斯特恩和柏林爱乐乐团与黑龙江省歌舞团的合作演出中,我有幸和师大的另两位同学与斯特恩大师同台演奏,这次经历使我终生难忘。还要书中照片中的哈尔滨歌剧院的杨新亚老师也曾是我的老师,他现在已经和夫人苏芮清去了青岛歌舞团,估计现在已经退休。所以我一看到《弦裂》出版就喜出望外,恨不得先睹为快,看后更是感触颇多。

李先生认识您非常高兴,您的来信我会尽快发表在我的网站和古典音乐网上,并推荐给黑龙江报星期五书谭。

另外我可以直接给斯特恩先生写信吗?因为我不懂德语,写汉语可以吗?或是英语?

另外您的近况能给我透露一些吗?近来的大作请给我介绍一下可以吗?我十分欣赏你的文章!

您可以把我的网站莫扎特之旅介绍给斯特恩先生,并请他给我提出高贵意见,因为我的网站还没有能力用德语和英语发布,等以后有条件的,现在只能拜托您了,告诉他在遥远的哈尔滨还有一个热爱莫扎特崇拜斯特恩先生的学生,是如何的执著利用自学电脑利用了十年的经历,热爱莫扎特、研究莫扎特,传播莫扎特, 为改善中国网络音乐中的古典音乐极端薄弱的状况在努力奋斗着,香港著名乐评家史君良先生曾高度评价我的网站:“你作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想近在莫扎特家乡的你和斯特恩先生的意见一定更有意义和价值。

我的网站网络实名:莫扎特之旅

国际域名:www.tianrunde.com

我的信箱:tianyin@vip.sina.com

          tianrudne@163.com

          mozart00@163.com

 致礼!

顺致斯特恩先生心情愉悦,健康长寿!

田润德

20040715于哈尔滨

----- Original Message -----

二、李士勋先生的第二封信

From: shixun li

To: tianyin

Sent: Thursday, July 15, 2004 6:46 PM

Subject: Re: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的回复

 

田先生:你好!看到你的来信很高兴。我会将你的网站和通信地址转给斯特恩先生。你可以直接用英文给他写信。他现在又要做手术。所以不一定会马上给你回信。但可以耐心等待。我的情况没有什么不可以告诉别人的,你可以从我的网页上看到我的内心世界和现状。www.xnwx.net,网页也还在不断完善中。祝你取得更大的成就!李士勋

----- Original Message -----

我对第二封信的回复:

From: tianyin

To: shixun li

Sent: Friday, July 16, 2004 5:55 AM

Subject: Re: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的回复

 

李先生:您好!这么快就收到了来信,我非常高兴!能把我的网站和通信地址给斯特恩先生我更高兴,就是不知道斯特恩先生得的是什么病?病情进展如何了,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他,现在哈尔滨正运作着将犹太会堂还原本来面目的工作,请看http://www.northeast.com.cn/hljnews/wenti/80200406280118.htm

我想斯特恩先生知道了这件事一定很高兴, 这个教堂上个世纪30、40年代正式繁荣阶段,当时这是在哈尔滨的最大的犹太教堂,也正式斯特恩在哈尔滨居住的年代,所以斯特恩先生一定对这样教堂很有印象和好感!我的家和单位都在经纬五道街街口不远,和这个犹太会堂只有几十米之隔,所以对这件事也是很清楚的,以色列的总理奥尔默特上月就莅临哈尔滨专程为祖父省墓,并也有恢复犹太会堂之事。

谢谢你的期望,我会加油的!

请来信联系为盼!

顺致阖家安康!

田润德

20040716

----- Original Message -----

三、李士勋先生的第三封信

From: shixun li

To: tianyin

Sent: Saturday, July 17, 2004 5:10 PM

Subject: Re: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的回复

田先生:我已经把你的问候和联系地址和网页都转告了斯特恩先生。他一定会很高兴的。他现在可能又要做开颅手术。还是书中写过的那些病,译后记里也有提及,主要是左臂持久皮肤针刺般的疼痛。常常使他非常痛苦。

再见

李士勋

----- Original Message -----

我对第三封信的回复:

From: tianyin

To: shixun li

Sent: Tuesday, July 20, 2004 5:47 AM

Subject: Re: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的回复

李先生你好!不好意思迟复了您的信,这两天我考驾照正好训练排期是练车,另外中国文化部为营造网络文化,正进行网络文化方面的审查,这对我的纯正的绿色网站虽是个大好事,可以清理掉更多的黄色网站和污七八糟的东西,我的网站有这方面的报道: 网页文件http://www.mt77.com/111111111111111.htm其他网站也有相关报道:http://bizcn.com/news?module=newsdetail&newsid=7150

因为我的服务器和网络公司的服务器相连接,不免受到一定影响,很多网站都是叉,我就有申请了一个新空间,重新上传我的文件,这样就耽搁了给您的复信。接到你的来信即高兴有担忧,高兴的是您是一个十分坦诚的学者,几多年来我一直渴望这样的学者为榜样和朋友,您正是我理想的榜样和朋友,这可能还得感谢莫扎特和他的音乐;担忧的是斯特恩的开颅手术,您书中后记中曾提到他退休后他的失聪和旧病复发造成左臂麻木、神经疼痛、皮肤如针刺火燎一样难受,我想他的这个年龄,身体素质能否接受这样大的手术,中国的中医有针灸疗法可否一试,他的失聪很严重?神经痛中国通常有用针灸治疗的且效果也很显著,等他的手术做完了,您可否建议他试试中医针灸治疗神经痛?

您的信中说您已经把我的问候和联系地址和网页都转告了斯特恩先生,我非常高兴,也感谢你的及时和热心,我会一如既往的联系您,并是您的忠实读者!您的网站我抽空浏览了一些,等有时间再详细拜读,写些观感,由于上大学后期与修金堂学音乐美学的缘故,我对文学和艺术的各个门类都很有兴趣。雪泥文学我不是才看到,而是很早以前就浏览过,不知如何在网上翻到的,而且温馨清纯的格调一直令我难以忘怀,但是几次电脑程序重装,这个地址就丢失了。 很高兴今天又看到了。

请您在繁忙中回信,谢谢!

顺致夏安!

田润德

20040720

----- Original Message -----

四、李士勋先生给我的第四封信

From: shixun li

To: tianyin

Sent: Saturday, July 20, 2004 6:28 PM

Subject: Re: 《弦裂》书名题解及其他的回复

田先生:真是有缘分。没想到你以前就浏览过雪泥文学,那我们就是老相识了。我追求的是平淡纯洁自由。写出的东西要有一点历史认识价值。要想酒一样越陈越香。谢谢你喜欢。关于斯特恩的病,书中也谈到中医针灸,他早就都试过了,或许他没有遇到好的中医。使他对中医早就失望。很难在说服他。我都试过。他的病是大脑里有一个瘤子压迫某一根神经。全世界最好的医院都看过了。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侥幸。估计他一时不会给你回信。保持联系。哈尔滨社科院的傅女士和他联系过,书出来之后,她一次就买了200本,好像还在哈市搞过展览。

再见。

李士勋

    以上是李士勋先生与我几封往来的信件, 因为它不是普通的信件,它其中有很多关于斯特恩先生和德文翻译大师李士勋先生的事情,我自己欣赏也是不道德的,所以我必须将它们公之于世。通过这些一些文学及音乐爱好者不但可以了解到弦裂的真正含义,也可从中了解到斯特恩先生和李士勋先生的一些情况。

附件:1、《我看弦裂》一文中关于弦裂的解释:“弦裂是何意?作者为何为自己的书起了这样一个晦涩难懂的名字?当第二遍看完了全书,我才明白作者其中用意,记得中国有诗曰:小桥流水人家,断肠人在天涯。弦裂即弦断,弦断如肠断,肠断往往形容思乡之情。身在他乡为异客的斯特恩在多年的唐诗宋词的熏陶中,也对汉语有一定深层次的感悟,同时对他的长期的故乡――哈尔滨也增添了深深的怀念之情,所以说肠断如弦断,弦断如弦裂,弦裂了当然心裂,怀乡之情溢于字里行间,成为知音之间的心灵感应。”

          2、《我看弦裂》原文:http://www.classical.net.cn/digest/dspnews.asp?ipt=2130(请总编与狼共舞链接一下原文)

附件2:图片介绍:1、赫尔穆特.斯特恩 。

                  2、斯特恩1980年于哈尔滨南岗区曲线街81号旧居前留影。

                  3、斯特恩在柏林爱乐乐团演奏中。

 
 
 
 
 
 
 
 
 
 
 
 
 
 
 
 
 
 
 
 
 
 
 
 
 
 
 
 
 
 
 
 
 
 
 
 
 
 
 
 
 
 
 
 
 
 
 
 
 
 
 
 
 
 
 
 
 
 
 
 
 
 
 
 
 
 
 
 
 
 
 
 
 
 
 
 
 
 
 
 
 
 
 
 
 
 
 
 
 
 
 
 
 
 
 
 
 
 
 
 
 
 
 
 
 
 
 
 
 
 
 
 
 
 
 
 
 
 
 
 
 
 
 
 
 
 
 
 
 
 
 
 
 
 
 
 
 
 
 
 
 
 
 
 
 
 
 
 
 
 
 
 
 
 
 
 
 
 
 
 
 
 
 
 
 
 
 
 
 
 
 
 
 
 
 
 
 
 
 

斯特恩时代的松花江畔餐厅

 
 
 

20世纪30年代,哈尔滨交响乐团的弦乐四重奏新组合 首席是著名小提琴家V.D.特拉赫

金贝尔格 ,他曾在美国一举成名,曾经赫尔穆特.斯特恩老师。

 
 
哈尔滨文化局和歌剧院等领导陪同斯特恩等客人游览松花江。 赫尔穆特先生早年和父母在哈尔滨
斯特恩先生带领室内乐小组1979年回访故乡哈尔滨。 斯特恩回到地处哈尔滨道里的故居探望
赫尔穆特先生在写作 斯特恩先生时代哈尔滨中央大街街景
 
  更多哈尔滨链接  
  哈尔滨被联合国授予“音乐之都”称号  
  百年交响历史为血脉“哈夏”在京向世界邀约  
 

            -->>古典音乐世界,感受艺术人生,增添生活新亮点,给你最大的艺术享受!!浏览本站的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网络实名:-->>莫扎特之旅<<--


如有任何的问题,请来信站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莫扎特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