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页 纪念 古典 浪漫 现代 热点 教育 读书 图片 收藏 滚动 文化 人物 比赛                        
                     
                      您所在的位置-莫扎特之旅-最新文章                      
                     
 
 
                     
                     

人生,就是一场远行

                     
                     
 
 

盛中国先生七天祭

 
 

                                                                              田润德/ 文 2018-09-13

 
 
   
 
 

 
 
 
 
 
     
     
 
 
 
 
 
 
 
 
 
  盛中国先生      
    人之所以爱旅行,不是为了抵达目的地,而是为了享受旅途中的种种乐趣。如果说人生就是一次远行,那么,盛中国老师的一生可以说是徜徉于艺术海洋之中的幸福之旅,同时他又沿途洒满鲜花!

   旅行家的音乐是最具感染力的音乐,盛中国一生旅行演奏,走遍了世界各地,了解了世界各地的经典文化和风土人情,所以他的讲话都是有的放矢的,他的《牧歌》和别人演奏的就是不一样,每一个揉弦,每一个滑音都那么自然,让我们看到了草原的壮美和浪漫。听了他演奏的流浪者之歌之后,我们仿佛看到吉普赛人载歌载舞的形象画面。

我小的时候最早看盛中国的音乐会是在哈尔滨工人文化宫,他的演奏让我如醉如痴,他的演奏不但技艺高超,而且音乐永远是最感人的,总能让你久久难以忘怀。

荀卿子说:“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渊,不知地之厚也”。我的音乐人生从听盛中国老师的音乐开始,到认识盛中国先生本人,并经常当面听其教诲,聆听他的演奏,深深感到山之高地之厚也。

如果在现场聆听孔朝晖老师演奏的梁祝让我动情,那么在盛中国老师家近距离领略大师演奏的梁祝,亲耳聆听他讲解的梁祝的不同指法的独具个人魅力的演奏风格,更让我感觉是此生荣幸之至。

到北京第一次见到盛中国还是在2012年,徐兆民老师在国家大剧院举办的《欧艺琴声——世界名琴展》的新闻发布会上,田元当时在中央音乐学院附小六年级,是唯一一个被请来为开幕式演奏的学生,盛中国老师作为嘉宾,也有盛中国老师的弟弟盛中龙老师,我们都在这里不期而遇。从此展开了和盛氏家族多年的友谊。

《欧艺琴声——世界名琴展》新闻发布会上,他的一席话感动了在场的所有的人,盛老师很善讲,他就中国小提琴收藏在中国发表了自己的感言,引起了极大的共鸣,成为了新闻记者追踪的热点人物。然后田元演奏了两个曲子,一个克莱斯勒的 《中国花鼓》,一个是《帕格尼尼第十七随想曲》,田元在十岁年龄能拉这样炫技的曲目,无疑受到大家的好评。但今天我唯一的特别想听听盛中国老师对田元的演奏的意见,就和李老师开着他的红旗送盛老师回家——罗马花园 ,一路上,盛老师跟我谈的唯一一个主题就是田元的演奏,他说田元技术都是不错的,但作为一个演奏者,不管你是大师还是学生,只要你站在舞台上,你就把你自己当成大师,充满自信地把作品的意境展示给观众,并和观众产生互动。

这让我非常感动,盛中国老师对学生的如此热心,是我见过最热心和最热爱学生的一个大师,当时他一路所讲的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盛中国不仅是小提琴演奏大师,而且是著名的收藏家,他不仅注重琴的收藏价值而且注意琴的使用价值,每次到盛中国老师家,他都一一向我们展示他收藏的小提琴,一提起他的琴总是侃侃而谈,他说着就从另一个屋子里拿出一把把提琴,让学生们和朋友们试琴。那就是他的生命,每一把提琴背后都藏着一段人生故事。一把名琴,如果藏之名山,传之后世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他收藏的名琴都非常具有使用价值,他不但自己演奏,而且也非常慷慨地把琴借给演奏家和学生们使用,我们在盛中国老师家经常看到很多前来借琴的老师和学生,还有老师给学生借用参加比赛的,盛老师都十分慷慨的借给他们比较合适的琴。田元在参加勋菲尔德国际弦乐比赛的时候,开始盛老师借给了一把手工做的很好的琴,但使用一直不顺手,后来盛中国老师又从自己的琴中挑了一把意大利名琴,借给田元使用。这把琴虽然很古老,已经又三年多年的历史了,但声音还是很棒的。

 
 
 

 
 
 
 
 
 
 
 
 
 
 
 
 
 
 
 
 
 
 
 
       
  田元第一次和盛中国先生相遇在《欧艺之声-世界名琴展》新闻发布会上      
         
 

一次,大概在2015年,在北京的一个私人收藏小提琴的会馆里,朋友聚会请到了盛中国先生和夫人濑田裕子老师,他们的到来让大家十分兴奋,一个业余小提琴爱好者拿起自己的小提琴为盛老师演奏了新疆之春,请盛中国先生指教,田元也向盛中国老师请教了几个问题,演奏了一曲帕格尼尼随想曲,盛中国老师总是不厌其烦地给以指导。看到盛中国老师这样循循善诱的老师,总是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知识传授给别人 ,我们不禁感慨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呀!

艺术没有幽默就不叫艺术,莫扎特的作品就是幽默的代名词。听过林耀基的课的人都知道林耀基是一个充满生活情趣的人,他总是把小提琴教学和生活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作为林耀基的挚友,盛中国老师的幽默更是略胜一筹,但你没有听过盛中国老师的课你就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幽默。田元和我都有幸都经历过中国两位最具幽默感的大师。

在给田元讲课时他谈到积累曲目的重要性的时候,特别时讲到参加各种比赛,举办音乐会的时候,他说曲目多就可以任意选择,他举例说,一个人去剃头,他只剩下三根头发,却偏偏要剃中分,这可难坏了理发师,最后理发师把两根头发分开,中间的一根劈开分成两半,终于分 好了,但不一会中间的头发就都断了!他举的例子让我们哄堂大笑,都让人笑出了眼泪,当时一笑了之,但过后这个问题 却一直记在心里。这就小提琴教育大师幽默的功效。

一次田元要参加比赛,请盛中国老师给检查一下,盛老师听了田元的拉琴,说道:技术是有限的,音乐是无限的,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只有多拉小品。

特别要想拉好协奏曲这样的大曲必须多拉小品,拉好小品,比如月光,美丽的罗丝玛琳这样的曲目,随后他了一曲月光,虽然来电话打断了他的演奏,他放下电话有接着刚才断的地方拉下去。接着他说:“月光表达的是月亮吗?不是!是表达人类细腻的情感”。拉琴和写文章一样,“风头 猪身 豹尾 ”。开头很重要 中间身子要胖,肚子一样沉甸甸,有分量,充实丰满,豹尾——是说作品的结尾要像豹子的尾巴那样有力,刚健,能给欣赏者留下余味。

2017年8月13日,在江苏大剧院“小提琴之家”奏响盛世中国梦音乐会之前,盛中国老师突发心脏病,没有能够参加音乐会,给盛中国老师和观众留下了巨大的遗憾,10月6日我们给中国老师打电话,说我们要去看他,他在刚刚做完手术还没有恢复的情况下,还是同意我们去他家了。

到了盛中国家,一是看望术后的盛中国,二是向盛老师汇报一下田元留学的事情。濑田老师来开门时就问你们预约了吗?我们说跟盛老师电话预约了,她才允许我们进去的,谈话间,濑田老师一个劲制止盛中国不要多说话,并说你说话不要太快,并告诉我们尽量不要多说话。

见到盛中国很意外,他的意志没有消沉,精力也还是那么旺盛,但相貌已经变得十分苍老和衰弱了,原来精神饱满活灵活现的眼神也变得昏暗无光了,头发已经掉了很多,没有原来梳的光亮无比高高蓬起的头型了。盛老师和我们又开始聊了起来,他还是继续和我在电话中的话题。

     
       
  盛中国先生在给田元上课      
 

   关于给田元的一个忠告:去国外没有好老师不行,没有好老师不如不去。钱是一方面,技术原地踏步,田元优势是技术上两个手都是能开动的,缺点就是缺东西,就是缺少文化含量,这个是需要通过小品来提升的,特别是音乐上头,田元现在是趁热打铁的时候,在重奏里面学音乐,在哪学不是主要的,拉好才是最最重要的。不是出去才能成功,现在是信息时代。有一个学生留学回来拉给我听,出去一年好几万,并没有多大进步。他爸妈很可怜的。回来问我去想去音乐学院,拉的这样找不到工作,孩子出去呆一呆,见见世面是有好处的 ,但关键时跟谁学。

田元主要的是把自己的技术上串上音乐,怎么串上是有点难度的,话说回来,非常有音乐的人技术很好是一流的才能,要多看书 。家长对田元的关心不要从普通的家长角度关心他,要从艺术家的角度关心他,培养他的个性,在生活当中多鼓励他,让他感觉拉琴不光是快不光是准,拉出音乐出来,他现在所处的环境是可以的,未必外国就好,他把帕格尼尼24课技术都拉出来了,音都拉出来了,还是可以的,我看到的很多从国外回来的不少,就他现在的水平比他们高得多。所以基本功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到外面学音乐是可以的,技术还不是完全可以。西方经济上不太行了,艺术上也不太行了,现在仍然往上走的是东方,韩国日本中国。你看很多比赛得奖的都是韩国人。

盛老师让田元用桌上的一把新买来的琴试试,田元拉了一段老柴,盛中国说你拉的不够连贯,太断了,这是一个大的句子,虽然有一个起伏,但整体不能散,然后讲了老柴作品的基本创作风格,讲了俄罗斯历史在19世纪在沙皇政权是一个很独裁的政权,贵族和老百姓过着天壤之别的生活,贵族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所以这段引子部分要表现出这种对社会积怨已久的矛盾和美好生活的探寻和疑问,当主题第二次出现才找到了一些希望和更多的汇合,包括乐队和主奏乐器的汇合,应该是大众化的农民化的才对,包括第三乐章的巴杨的舞蹈旋律都是非常具备俄罗斯民间音乐风格的,所以这首乐曲是非常具有俄罗斯化,我们要向这个方面努力。

  第二乐章是柴可夫斯基为他的好友梅克夫人创作的,梅克夫人是柴可夫斯基的经济赞助人,也是一个音乐的狂热崇拜者,她对老柴极度的崇拜和支持,柴可夫斯基有一段曾住在她的庄园里,他们彼此敬爱,互通书信,他们在梅克夫人的庄园里曾不期而遇,也就是这唯一的一次会面,柴可夫斯基抬了一下礼帽表示礼貌,并未言语, 就擦肩而过,仅此而已。他们建立在音乐的基础上的崇高的伟大的友谊一直为人津津乐道。当柴氏把他创作的协奏曲寄给给梅克夫人时,她对第二乐章不甚满意,然后老柴又把原来创作的这首短歌放在这里作为新的第二乐章,这个短歌实际是老柴献给梅克夫人的爱情诗篇。盛中国老师讲的很动情,我们都听得入迷了。

  接下来盛老师又让田元试试跳弓,田元试了一段老柴第三乐章,田元虽然很长时间没拉这个乐章了,但还是一气呵成拉下来了,盛老师让田元试琴的同时也是看看田元的炫技中的快速反应,也是考验一下田元的双手配合能力。

最后,盛中国说田元的琴有进步,就是他在力图表现,有些激动的东西,比如梅纽因等人的手臂的毛病都是演奏方法的问题决定的,年轻时过分紧张,过分激动就过早的把一些东西消耗掉了,也给生理上带来了一些损伤,他列举了一些例子,特别主要艺术生命的保持,一些演奏家40多岁就不能演奏了,这就太遗憾了。

诗人汪国真曾经以炽热的诗人之笔,写过这样的诗句:“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盛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旅行者,他毫不畏惧,执意前行。他不但走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而且他还领略了旅途的乐趣 ,而且还给他的乐迷们带来了无尽的高贵的艺术享受。 

今天,是和盛中国老师的告别之日,遗憾不能赶回去送盛中国老师,写此文以志祭奠,祝愿盛老师一路走好!

田润德

20180913于美国费城

     
         
       
  在一次私人会所的名琴展示活动中,田元和爸爸田润德(本文作者)和盛中国先生又一次不期而遇。      
 
 
 
 
  未得原作者编者授权严禁转载www.mt77.com任何内容      
                     
                     
 
 
 
 
                     
                     
  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错误报告 在线投稿 联系平台

 留言 板

     
 
                     
                     
 

站长

13051246559 1197843751

          copyright © 2003-2005 xi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莫扎特之旅  黑icp备050097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