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页 纪念 古典 浪漫 现代 热点 教育 读书 图片 收藏 滚动 文化 人物 比赛                    
 
  您所在的位置-莫扎特之旅-音乐随笔  
 
 
 
 
 
 

是是非非卡拉扬

   
 

田润德

     
 

                                                              20031016

     
   
 

 
 
 
 
 
 
 
 
 
 
 
 
 
 
 
 
 
 
 
 
 
 
 
 
 

美丽富饶的阿尔卑斯山区的鼓声在有力的敲击着,另一支小提琴的乐队也响起来了,但是小提琴的声音终于被铿锵额的鼓声给压制的奄奄一息了……

  这山区鼓乐的节奏给了卡拉杨幼小的记忆中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后来对鼓声着迷的卡拉杨,终于走到指挥台上……当1989年奥地利萨尔茨堡夏季音乐节风光欲现,全世界瞩目的焦点就是乐坛翘楚卡拉杨。这是在他的家乡他亲手所创办的音乐节,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人们在期待、盼望、渴求一睹这位天才的风采。而令世人不可接受的事实竟然出现了――81高龄的世界著名指挥家卡拉杨于音乐节揭幕的前四天1989723中午不幸溘然长逝,永远和上了他那深邃的双眼,他那在世界乐坛上驰骋了40年之久的富有魅力的双手在胸前静止不动了……从此,卡拉杨现场指挥成为绝版。

卡拉杨的祖籍是土耳其的马其顿(现附属南斯拉夫),190845,卡拉扬生于莫扎特的故乡奥地利小城镇萨尔茨堡。据他自己讲他的成功也完全是一种逆反心理造成的,他在他的大家庭中永远是个不受重视的小弟弟,为了让人们看到他的存在,他含辛茹苦的拼命苦学,他也曾是个萨尔茨堡莫扎特音乐学院的神童,但他的成功全靠他自己,因为他的父亲根本不愿意让他一辈子都在钢琴键子上敲敲打打,更想让他学习理工,卡拉杨对理工同样也着迷,并终身对科学有着极大的兴趣,这和他他经常开着他的装有高级音响装置的梅塞德-奔驰500汽车兜风、经常开着他的价值100多万,长24米的帆船;以至于开着个人飞机天马行空和喜欢科学的遗传不无关系。

19岁参加纳粹是他一生的难以解释的污点,尽管上个世纪70年代为此搞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但面对这一段经历他致死不悔。用他的话来说当时完全为了生存而不得已而为之,当时一个名叫马尔姆的小剧团要排演《费加罗的婚礼》,需要招聘一个指挥,卡拉杨闻风而至,这虽然是一个仅有21人的小乐队,他被录用还的有一个条件,就是这一位置必须持有德国的纳粹党党证,面对命运的召唤莫扎特召唤,卡拉杨参加了纳粹党支部,领取了一张党证,号码是3430914这张党证他一直保存到1944年,也就是说他当了11年的纳粹党党徒,由于有了党证,他不久就被任命为艾克斯拉沙贝尔市的音乐总指挥,从而成了全德国最年轻的指挥,后来指挥了贝多芬的《英雄交响曲》和瓦格纳《悲伤和孤独》,结果极为成功,在一次指挥柏林交响乐团时也是大获全胜。在此期间,他两次会晤了出席音乐会的大独裁者希特勒,有一次他在指挥《歌唱大师》的演奏会上,他对自己的记忆力深信不疑,因此指挥时连乐谱都不带。不幸的是,第一大提琴手忘记了几个音符,而这一漏洞被希特勒敏感地察觉到了。这位元首在演出之后讥讽地说道:“这个轻浮的奥地利人在指挥瓦格纳的作品时还得带上乐谱。啊,轻浮的奥地利人。”

他指挥的音乐会,多次是以纳粹党歌开始的,在法国被占领期间,他曾为3000德国兵演奏音乐;在巴黎歌剧院还指挥了瓦格纳的《女武神》。对所有这一切卡拉杨是这样解释的:“我之所以加入纳粹党,是因为要当艾克斯拉沙贝尔音乐总指挥就必须具备这个条件,我认为这是我为得到所希望的职位而付出的代价,为达到我的目的我还可能接受其它条件。如果一切重演的话,我也不会改变我的选择。”

对于他的历史,众说纷纭不一而终,经历过中国文革的人和经历过斯大林时代的人对这些是不难理解的,期间大量科学家艺术家都是忍辱负重是如出一辙的,象张志新那样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是极为罕见。

与卡拉杨身世异曲同工的还有前苏联的大卫.奥伊斯特拉赫,奥伊斯特拉赫当时成了苏联社会主义的一面旗帜,树他的目的就是证明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好。

大卫氏忠于人民忠于斯大林是出了名的,这也是他对祖国辛勤培育的赤诚回报,当梅纽因极力邀请他到西方去生活,说你到西方会比罗斯特罗维奇更成功,但是大卫氏说“不!不管这个政权有多少错,我都是它的人!他们培养了我的音乐才能,这是我为什么忠于俄罗斯,忠于祖国的原因!

有人说他对沙皇也会同样忠心的。按理说艺术和极权是水火不相容的两回事,但是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场合两者就是紧密相连不可分割的。都是出于一种生存的需要,这个个案和萧斯塔克维奇及其类似,没有看过萧斯塔克维奇回忆录的,是无法理解当时重重陷阱的特殊环境,当

连演几十场盛况不衰的《姆真斯克的马克白夫人》被《真理报》的文章说成是《是混乱而不是音乐》是时候,萧氏的心情可想尔知了,后来萧氏一看标题就不寒而栗了。

梅纽因作为国际文化组织的一员,曾多次和前苏联的文化部门打交道,他就说过:“我想卡拉杨加入纳粹也是同样的道理,富特温格勒从不入党,但是只是为了生存,我仍然不敢相信它是真的”这是指的上大卫氏的反常做法,可能是之在真理报等公开场合的对罗斯特罗波维奇的攻击,但大卫氏自己也曾不打自招的向罗氏忏悔过“我要给你双膝跪下,就是因为我在真理报上签名的事”。可见当时政治斗争之残酷,艺术家都成了御用工具了。

今天历史已经翻开了崭新的一页,但回顾总让我们有新的感受,但是无论如何从卡拉杨艺术的巨大成就完全可以遮挡住他这段白壁之暇,听听他指挥柏林爱乐演奏的莫扎特的安魂曲,听听他贝多芬的田园,再看看他一生录制了900张唱片,代表作巴赫《6首勃兰登堡协奏曲》、贝多芬《交响曲全集》、比才《卡门》、勃拉姆斯《交响曲全集》、海顿《12首伦敦交响曲》、瓦格纳《尼伯龙根的指环》等,显示出严整而富有条理,精雕细镂,一丝不苟,均显示了卡拉杨的指挥风格均达到了完美和瑰丽境界,这是一笔多么丰厚的文化遗产啊!想到这些,昔日那些是是非非早已烟消云散。

从历史的角度,客观的角度来看待卡拉杨, 从纯粹为艺术而艺术,为艺术献身的角度来看,卡拉杨还是一个伟大的指挥家。

20031016

            (这篇文章曾发表在2003年古典音乐网)

 
 
 
 
 
 
 
 
 
 
 
 
 
 
 
 
 
 
 
 
 
 
 
 
 
 
 
 
 
 
 
 
 
 
 
 
 
 
 
 
 
 
 
 
 
 
 
 
 
 
 
 
 
 
 
 
 
 
 
 
 
 
       
  已过古稀之年经常陷入沉思的卡拉扬      
       
  卡拉杨在驾驶机帆船 和爱妻遨游在美丽恬静的湖面上 Herbert Von Karajan      
 
 
 
 
 
     
  未得原作者编者授权严禁转载www.mt77.com任何内容      
 
 
 
 
 
 
 
 
  设为首页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错误报告 在线投稿 联系平台

 留言 板

     
 
 
 
 

站长

13051246559 1197843751

          copyright © 2003-2005 xil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莫扎特之旅  黑icp备050097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