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莫扎特之旅-莫扎特的崇拜者
莫扎特之旅 古典之旅 文化交流  斗转星移 我的小提琴 文化长廊 音乐教育 我的收藏 站长资料 滚动新闻
               
文学家 哲学家 科学家 艺术家 作曲家 指挥家 钢琴家 小提琴家

     莫扎特的崇拜者

卡尔巴特   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 赵鑫珊 唐.坎贝尔        
               
歌德 托尔斯泰 普希金 罗曼.罗兰 萧伯纳 傅雷    
               
   

普希金的刀笔

文/田润德

20061220

超级推荐

卡尔巴特传
唐.坎贝尔传
赵鑫珊传
 
 
 
 
 
 
 
 
 
 
 
 
 
 
 
 
 
 
 
 
 
 
 
 
 
 
 
 
 
 
 
 
 
 
 
 
 
 
 
 
 
 
 
 
 
 
 
 
 
 
 
 
 
 
 
 
 
 
 
 
 
 
 
 
 
 
 
 
 
 
 
 
 
 
 
 
 
 
 
 
 
 
 
 
 
 
 
 
 
 
 
 
 
 
 
 
 
 
 
 
 
 
 
 
 
 
 
 
 
 
 
 
 
 
 
 
 
 
 
 
 
 
 
 
 
 
 
 
 
 
 
 
 
 
 
 
 
 
 
 
 
 
 
 
 
 
 
 
 
 
 
 
 
 
 
 
 
 
 
 
 
 
 
 
 
 
莫扎特精华
·莫扎特死亡之谜
·莫扎特之旅
·莫扎特肖像研究
·视频:电影《魔笛》
·览:以往视频
·视频:寻找莫扎特

·扎特传(视频)

·最新莫扎特胎教音乐
·系列节目<莫扎特密码>
·莫扎特之魂》连载
 
 
 
 
 
 
 
 
 
 
 

 

    就在距今100多年前的1830年,萨列里去世仅仅五年,俄罗斯文学巨匠普希金就写出了一部诗剧,题目就是《莫扎特与萨莱里》,研究普希金写作动机,自传性是不可忽视的,但他的写作初衷至今仍存争议。其情结和素材就是根据 萨列里去世不久,在维也纳报刊发表的一则消息而写成的, 而这则消息正是来自一个肉体和精神饱受折磨的临终老人的一句忏悔,也正是这部诗剧勾起了人们对莫扎特的极度同情和怀恋,同时也让萨列里蒙上了难以清洗的不白之冤……

《莫扎特与萨莱里》是普希金著名小悲剧之一。说它小 ,不仅因为它篇幅短 (只有两场 ,中译文不足 2 0页 )、人物少 (只有两个。出场演奏但一句台词也没有的音乐师只不过是一件活道具 ) ,情节也极简单 :维也纳作曲家萨莱里忌妒莫扎特的天才 ,在酒里放毒 ,将其害死。这部高度浓缩的诗剧,让人们将对神童及天才莫扎特的怀念,转化为了对萨列里的刻骨仇恨……

小悲剧《莫扎特与萨莱里》是普希金争议最多的重要作品之一 ,俄罗斯学者对其主题思想至今尚无一致看法。该作品体现了普希金的天才思想 :莫扎特与萨莱里分别是理想的天才与邪恶的庸才的化身。天才最根本的特征是精神自由与劳动自由 ,这种自由往往被视为懒惰 ,而世人的这种误解又常常被忌妒的庸才所利用 ,从而决定了天才的悲剧。普希金这部作品的自传性也不容忽视。

又过了67年,俄罗斯作曲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将《莫扎特与萨莱里》谱成歌剧,给这个故事安上了翅膀,这个带翅膀的乌鸦越飞越远,人们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到了这个时候萨列里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了。

这个乌鸦一直飞了一个多世纪,到了莫扎特逝世200年前的一段时间,这种情绪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1984年美国导演米洛斯•福尔曼 根据英国剧作家彼得.谢弗的话剧拍摄了一部叫《AMADEUS》,中文译名《莫扎特传》的杰出影片,由于《AMADEUS》选材绝佳视角独特,一举夺得奥斯卡八项大奖,使莫扎特这个上帝的宠儿真正走出了音乐沙龙,成为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全世界的宠儿,也使萨列里一夜之间成了世界公认的杀人凶手和千古罪人。

年复一年,由于猎奇和文学作品的渲染, 把使本来扑朔迷离的事弄的更加玄乎其玄,许多科学家也积极加入到了研究莫扎特死因的行列, 一些科学家试图从莫扎特家族的DNA中破译未果。至今,莫扎特的死因竟多达百种,其中流传最广的还是萨列里的毒杀说,虽报端常爆惊人新闻,莫扎特死于某种疾病云云,但人们还是认为萨列里的嫉妒仇杀是最最坚实可信的。

这是世界文化史上最大的一桩冤案, 其蒙冤者受屈时间之长,其冤情之深影响之广,使全世界都达到深陷其中不可自拔的地步,萨列里何许人也?很多人不知道内情,也人云亦云使案情更加复杂化,并使蒙冤者深受不白之冤。而萨列里长莫扎特六岁,就当时萨列里的地位和影响而言,比莫扎特先入道,而且掌控莫扎特时代维也纳音乐界,当时莫扎特也左右不了他,所以他没有必要加害莫扎特。不但他没有加害莫扎特,还是莫扎特音乐的推崇者,当萨列里接替了病入膏肓的格鲁克宫廷乐长职位后,排演的第一出歌剧不是自己的歌剧而是莫扎特的《费加罗的婚礼 》,所以完全贬低萨列里的才能,说他妒忌莫扎特的才能都是站不住脚的。

真实的萨列里是这样的,他1750年生在莱尼亚诺,自幼酷爱音乐,先向哥哥学习小提琴,西蒙尼教他管风琴,后来是从加斯曼学作曲,1774年他取代加斯曼成为维也纳宫廷歌剧院经理,并兼任宫廷作曲家,他是格鲁克歌剧的继承人,他在注重歌剧旋律的同时提升合唱部分的地位,萨列里在这个阶段创作了40多部歌剧,4部清唱剧以及大量的教堂音乐以及声乐器乐曲。虽然在1801年后几乎没有新作问世,但萨列里在当时却保持了他在维也纳音乐圈中的领袖地位,成为意大利和奥匈帝国几个著名的音乐组织的成员并致力于音乐教育,他的学生包括贝多芬、舒伯特与李斯特。

翻开翔实的历史文献档案,不难发现萨列里的庐山真面目。1816年6月16日是萨列里从艺五十周年纪念日,作为萨列里的学生,舒伯特在这一天的日记中写道:“纪念萨列里在维也纳工作五十周年,对于一位音乐家来说无疑是美好的和受鼓舞的,但看到学生们聚集在他身边,争先恐后地祝贺他的五十周年纪念日,能聆听他的学生们朴素的描绘大自然的所有作品,这些作品摆脱了日益束缚大多数现代作曲家的怪癖。关于这一怪癖,我们应该归功于-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我们德国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的(这里舒伯特的轻蔑的口吻所说的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指的是贝多芬)。H.萨列里先生在维也纳渡过了五十个春秋,在此期间,他差不多均在为皇室效劳。现在,他举行五十周年庆祝会,领受了皇帝陛下授予的金质奖章,并且举办了他的男女学生的盛大聚会。”

从舒伯特的日记中不难看出萨列里在维也纳音乐圈的领袖地位,而莫扎特的作品在当时还不被大多数人接受,1787年,莫扎特与萨尔茨堡大主教决裂,毅然来到了维也纳,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作曲家,直到1791年去世,也还没有谋到一个稳定的宫廷作曲家的职务。所以说萨列里嫉妒莫扎特有些言过其实。

从普希金的这出戏开演,莫扎特的死因也泛滥出更多的版本,77岁的科学家许靖华先生在欧洲生活多年,经过深入研究,认为萨利耶里是很有名的音乐家,他没有任何原因把莫扎特杀死。许 靖华认为莫扎特是为情自杀,在2006年他推出新书《莫扎特的爱与死》中,他结合莫扎特最后三年的音乐作品和文献资料经推理得出结论——莫扎特是为情自杀。“莫扎特爱上了自己的学生、有夫之妇玛达伦娜。但玛达伦娜怀有莫扎特孩子后,被她丈夫发现,这个因嫉妒而狂怒的丈夫与莫扎特签订了死前协议,如果莫扎特喝了毒酒,玛达伦娜就可免于一死。于是莫扎特分别在1791年的11月底和12月初,两次喝下毒酒。12月5日死亡。”许靖华先生的这个结论有待于进一步证明 ,起码他为莫扎特死因非他杀提供了新的版本。

这出始于维也纳街头小报,经过伟大诗人普希金稍作加工,轻松编撰的诗剧, 加之里姆斯基的配乐,就顺理成章的流传下来了。普通听众看剧之余,哪管什么内涵什么哲理,什么理想的天才,什么邪恶的庸才,最后完全把这个故事格式化了,单单记住了杀人者萨列里也,杀人偿命! 仅有杀人的情节占据了人们的记忆,人们都为莫扎特喊冤、只有杀了萨列里才能解我心头之恨。它犹如利剑钢刀,将萨列里牢牢地钉在了十字架上。

然而,二百多年过去了,这桩人类文化史上最大的冤假错案,何时得以昭雪?我们多么祈盼着正义的声音的出现!随着莫扎特死因研究的进展,我想这一天一定不会太遥远!

如果许靖华先生的结论成立,莫扎特死亡的真凶就是莫扎特的学生的丈夫霍夫德迈尔,这样萨列里的千古罪名就会清洗,这不白之冤就能昭雪! 请朋友们和我一起拭目以待吧!


附录:普希金《莫扎特和萨利埃里》(节选)

第一场

萨利埃里家中的房里

萨利埃里:人说世上根本没有公正,

但是天上仍然没有公正。

这道理对我来说,像音阶一样分明。

我生来喜爱艺术,

尤记得儿时,在古老的教堂,

痴迷于聆听管风琴声,

泪水不由得溢满眼眶。

年轻时我就放弃世上名利,

除了音乐,我停下所有学习,

固执而骄傲地抛弃一切,

专心致志于唯一的爱好:音乐。

道路曲折,我举步维艰;

意外地,我初尝成功。

勤奋与刻苦赢来声望,

为艺术忘我发奋;

凭着敏锐的听力,

我的手指能够弹奏自如……

我嫉妒,那是多么痛苦

多么深的嫉妒——哦,上帝。

公平何在,我的一腔挚爱,

艰辛的劳动,热忱的祈祷,

没有换来永恒而非凡的天才,

而天才的光环却照耀在

一个悠闲的放荡之徒头上?

莫扎特,莫扎特。

(莫扎特入。)

莫扎特:啊,你看见我了,

我本想吓你一跳。

萨利埃里:什么,你在这儿已经很久了?

莫扎特:我刚进来,我想给你

看个小玩艺。在一家旅店前

我听见了小提琴声,亲爱的,

你想象不到一个瞎子小提琴手,

在那儿演奏(你们知道吗),

我把他带来了,

让他欣赏一下你的音乐。

进来吧,老头!

(老瞎子拿着小礼物进来了。)

给我们奏一段莫扎特的作品。

(瞎子奏了一段《唐 乔万尼》。)

(莫扎特大笑。)

萨利埃里:你怎么这样儿笑?

莫扎特:哦,萨利埃里,

你怎么能不笑呢?

萨利埃里:不,我笑不出来。

一个蹩脚货在我面前,

损坏拉斐尔的圣母像,

一个无耻小丑戏谑地模仿但丁。

滚吧,老头。

莫扎特:等等,等一等,

来,为我干一杯。

(老头走了。)

萨利埃里朋友,

你好像心情不佳,如果你愿意,

我下次再来拜访。

萨利埃里:你给我带了什么东西?

莫扎特:哦,没什么。我整夜辗转,

脑子里有了灵感,

起床时将灵感记录下来。

我想来征求你的意见。

见你忧心忡忡,我打扰你了?

萨利埃里:来吧,莫扎特,莫扎特,你相信吧,

总有一天你会打扰我的!

你坐下来,我听你弹。

莫扎特:(钢琴旁)请想象一个男人——

假定是我——更年轻些……

正在热恋,不太过分,很真挚,

我的美人,或是一个朋友——像你。

我很快乐……突然出现葬礼的幻觉,

黑暗,黑夜;你明白一点了吧……

来,听吧。

(他弹奏。)

     20061220

            -->>古典音乐世界,感受艺术人生,增添生活新亮点,给你最大的艺术享受!!浏览本站的最佳分辨率为1024*768|网络实名:-->>莫扎特之旅<<--


如有任何的问题,请来信站长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3 莫扎特之旅